開車儼然已成了一項基本生存技能,學車自然也成為當今社會的必需培訓課程,如今考駕照的人數大增,汽車培訓行業的生意也越發紅火。為了防范越來越多的交通事故,在國家各級交通部門的監管下,學車考駕照的門檻越來越高,學員培訓的時間和難度也變得又長又難。

然而在河南省周口市卻有人動起了“小心思”,據周口市多所駕校負責人反映,周口市一百多個駕校,大部分都存在多刷學時、盜刷學時及設立分校招生學員的行為,而這種長期存在的違規行為卻未得到周口市交通運輸管理局有效監管。

情況是否屬實?記者前往周口市進行了調查。


多家駕校反映:盜刷學時猖獗學員學時收費不明確

5月7日,周口市西華縣一所駕校負責人告訴記者,2013年期間周口市交通運輸局某領導帶隊來到他的駕校,讓其駕校的車輛安裝廣州壹學車計時技術公司(以下簡稱“壹學車計時公司”)的駕培計時設備,一臺設備2000多元錢。據該駕校負責人透露,周口市所有的駕校使用的駕培計時設備都買自“壹學車計時公司”,現在整個周口市的駕校幾乎都存在盜刷學時違規造假的現象,對此情況,周口市交通運輸局不知是管不住還是不愿監管。

據西華另一駕校負責人告訴記者,購買“壹學車計時公司”設備后有專門賣破解設備的人員提供破解及盜刷學時服務,具體是不是“壹學車計時公司”的人他們不知情,但就破解技術上而言,對“壹學車計時公司”的設備破解卻輕而易舉,同時向記者提供了賣破解設備人的聯系方式。

隨后,記者以駕校負責人的身份向供應破解“壹學車計時公司”設備的供應商就破解設備價格、計時公司技術升級后是否會攔截致破解設備失效等問題進行咨詢了解,在電話中該老板稱:“西華縣多個駕校的刷時(盜刷學時設備)都是他提供的,他的多個伙計(朋友)在易學車做技術(員)呢,他們技術升級后有什么問題(怎么破解)會給我說,我還有自己的學校,下面20多個分校呢,我技術(員)很多,你買我的設備一個主機12500元,一個圖片機我給別人要都是1500元,給你1000元一臺,下來也就17500元就解決了,100多個人,設備裝車上整(接)根線連接手機上一天刷20個人,油費什么都給你省下來了,半年就回本了?!?/span>

經過走訪調查,盜刷學時在周口市西華縣并非個例,周口市其他縣域的駕校也存在這種現象。

據了解整個周口市的學員在學習駕照期間會下載一個APP繳納100元的服務費,該APP是“壹學車計時公司”制作的。至于為何繳納100元的服務費,駕校和學員均不知情。

周口市交通運輸局:盜刷學時存在 100元服務費會介入調查

駕駛人培訓是道路交通安全的第一道防線,也是行車入道的首道關卡。如果駕駛培訓期間存在多刷學時、弄虛作假等違規違法行為,那么則會滋生出眾多的“馬路殺手”。對此,周口市交通運輸局是否之情?記者進行了走訪。

周口市交通運輸局負責駕校培訓部門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盜刷學時現象確實存在,他們已經于年前集中整頓了,至于目前是否還存在此情況,他們會加大監管力度。

目前周口市的駕校有一百多家,大部分駕校使用的計時設備都來自“壹學車計時公司”,“壹學車計時公司”的技術軟件連接到交通部門的總網上受到監控。該工作人員還表示,對于技術方而言是否應該招投標及群眾反映的“壹學車計時公司”收取100元的服務費問題他們會進行核實調查后給予回復。

截至發稿,周口市交通運輸局并未作出回復。

技術公司回應:無需招標 只要技術達標任何公司都可以對接平臺

5月9日,“壹學車計時公司”陳某不知從何處得知記者的聯系方式欲進行自我解釋。

陳某稱周口市的計時技術公司有兩家,市場并沒有被他們公司壟斷,駕校出現盜刷學時的現象作為技術方并不能監管,他們只負責將所有駕校學員的培訓情況鏈接到交通運輸部門的總網上,簡單來說就是提供一個技術鏈接平臺。具體的技術監管職責是周口市交通運輸局,他們可以通過總網實時監控。

收取駕校學員100元錢只是一個遠程學習服務費,屬于市場自由定價,陳某告訴記者。

記者提出100元錢是否向學員開具發票,陳某稱學員有需要的話會開具電子發票,但據駕校老板和學員提供的收據來看,被收取的100元錢都是手寫收據蓋公司公章。

陳某在解釋中拿出一份《公安部、交通運輸部關于做好機動車駕駛人培訓考試制度改革工作的通知》文件,混淆視聽的稱自己公司作為計時技術公司是受到政府支持的,只要公司的技術達到省級交通部門的要求標準不需要招投標,只要通過技術審核任何公司都可以和當地交通部門合作,但截止發稿陳某未能提供出其技術審核通過的文件或手續和其它能夠證明自己的技術已經達標的公告。

“易學車計時公司”權責行使被指“越俎代庖”

通過《公安部、交通運輸部關于做好機動車駕駛人培訓考試制度改革工作的通知》文件記者發現,就學時實施平臺及監管而言,其主體實施和監管單位是各級道路運輸管理機構,并非第三方計時技術服務公司。且該文件明確要求道路運輸管理機構、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駕駛培訓機構等任何單位不得向學員收取培訓信息卡、網絡通訊費用。而陳某的計時公司收取100元服務費則已經違反交通部的相關規定。

通過文件還可以看出,陳某的計時公司只是一個技術服務公司,并非學時平臺的實施及監管部門,他們不具有收取駕校及學員任何費用的權利,作為技術服務方而言“壹學車計時公司”是為學時平臺的實施及監管提供技術支持的。那么“壹學車計時公司”作為技術公司卻是在行使周口市交通運輸局對學時平臺實施及監管職責,被多家駕校質疑“越俎代庖”,而作為學時平臺的實施及監管部門,周口市交通運輸局也因此被公眾質疑其中是否另有隱情?未經任何程序就“權利下放”而任由一個技術公司行使其實施和監管職責,致使其陷入尷尬之境地。

對于以上情況,希望周口市交通運輸管理局能夠真正履行監管職責,及時厘清學時平臺所涉及的相關問題,杜絕企業違規收費、偷稅漏稅等行為,給公眾一個解釋。同時更應該嚴格監控查處多刷學時的違法行為,防范“馬路殺手”的滋生。(記者 楊志源)



歡迎轉載,轉載請注明出處:駕校中國